贾尼本命,死不出坑。
最近沉迷吸小麻雀,萨杰

作大死挖长篇坑中
坑多,产粮速度忽快忽慢,脑洞是星辰大海,坑永远填不完

【贾尼】Evol[二]

-接文第二弹!

-觉得自己已经不会写贾尼了……ooc是我的,他们属于彼此

-下一位@木卫十二和上一位 @陈烙。  我终于产出来了,继续咸鱼了!

[1]

  “你需要在20小时内将他带回来,不然你会和他一起陷在梦里。”

  Banner推了推鼻粱上的眼镜看向坐在椅子上做好准备的Pepper,一字一句的告诉着她需要记住的事项。毕竟谁都没有料到,大名鼎鼎钢铁侠的Tony.Stark在遭遇一次车祸后就一直昏睡不醒,没有留下遗书也没有事先交待,让他制造的战甲被一群豺狼正流着口水窥伺。

  潜入Tony的脑袋里将他叫醒,这恐怕是Pepper为Tony做了...

【萨杰】《时间旅行者的爱人》[中]

-我来更新了!

-前文点头像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和迪士尼

[中]

  杰克一进酒馆便看见吧台旁坐着的海军,那人就这么坐在那,面前连一杯朗姆也没有,视线停留在一众在此喝酒的人身上,好像是在找人,平日里大胆到谁都敢去撩一把的计时女们没一个围在他身边,除了拿酒的人就没其他人敢过去,那一块成了一个真空地带。年轻人将那位海军从头到脚扫了一遍,最后停在他腰间的钱袋上,那蓝色的布料像极了他的头巾,上面还沾了深深浅浅的红色,像是洗不去的顽固血渍,按着钱袋鼓涨的大小来看,里面必然有着能让他通宵畅饮的酒钱。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少年嗅着空气里弥漫的酒味,舔了舔牙嘴角上扬,像一只伸出爪子...

【萨杰】《时间旅行者的爱人》[上]

-脑洞来自b站的《时间旅行者的妻子》

-私设如山,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突然觉得自己开的坑有点多emmmmm慢慢填好了

四十八岁的杰克遇见了九岁的萨拉查,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海盗同小少爷讲了一个故事。

  天父在上。萨拉查几乎是目不斜视的盯着手里被海盗硬塞进来的酒杯,在心里不断的向天父祷告着。他的身旁围了一圈坦露胸脯的计时女们,虽然她们只是举着酒杯同身侧的海盗谈笑,半分视线都没有分之于他,可光是这样都让这尚未满十岁的孩子涨红了脸,不禁埋怨起自己如此的掉以轻心同陌生人走了。

  萨拉查遇见杰克时他正从庄园里偷跑出来,在好不容易甩了跟着的小尾巴后准备痛快的玩...

【萨杰】《吐花症》[四]

-日更1/1完成

-花语忘记说了,黑色曼陀罗是无间的爱和复仇。

前文要提:萨拉查同巴博萨达成了交易,可两人都有反悔之心。

[四]

  受于魔鬼三角洲的诅咒,萨拉查一行并不能上岸。在追这只借着鲨鱼从他剑下逃脱的小麻雀时,有一位活死人船员没有注意到海水的倒退,在踩无水的沙滩那一刻,他化做了一篷黑烟,在阳光下消弥。这是诅咒给他们唯一的禁忌——不可上岸,属于海洋的亡灵离开海洋踏上无水的陆地,就只有死亡在等着他们。
 
  此刻,萨拉查同瘫坐在沙滩上的杰克之间只有不足一米的间隔,可这间隔却如同天埑一般,不可逾越。

  手里的佩剑被海上屠夫插在沙滩上,他试图...

【萨杰】《吐花症》[三]

-日更1/1完成

-这章照样大量加5原剧情

-心疼了一把三章才有台词的老萨

前文要提:杰克放弃了他的罗盘,让萨拉查从三角洲逃了出来,在那之前萨拉查托亨利给杰克带了一朵花。

[三]

  萨拉查发现自己吐的花换了一个品种,在逃出魔鬼三角洲的时候,他吐出来的花就不再是黑玫瑰了,反倒是变成了他还算是熟悉的曼陀罗。手中那黑色的花呈漏斗状,花瓣有着如同裙子一样的褶皱,就像少女提了裙摆在旋转着跳舞一般,这花虽说好看极了,它却也有着致幻的作用,是一位不好惹的美人。

  有关这花的传说萨拉查还是小时候听母亲说的。母亲告诉他,曼陀罗花是冷漠的观望者,常盛开于刑场附近,麻木祷告着生命...

【萨杰】《吐花症》[二]

-日更成就达成

-这一章有大量加5原剧情

前文要提:萨拉查船长被困在魔鬼三角洲的一个月后开始吐花了。

[二]

  时间,对于一个活着的人来说总是过的飞快,而对于已经死了却又依然活着的人来说是极为漫长的。四十多年,足够让一只满腔热血的狡黠小麻雀长成圆滑又花言巧语的老麻雀,足够让被困在魔鬼三角洲中的萨拉查回忆起生前的一切事情,一遍又一遍。

  当一身泥水的杰克将手中那个可以指向心里最渴望东西的罗盘拍在酒馆那木制吧台上换酒时,一秒钟后,整幢酒馆开始震动摇晃,仿佛地震了一般,酒架上放置的酒瓶都震下来几个摔在地上,顿时朗姆酒的味道弥漫开来勾引着那些酒鬼们,热闹的酒馆在此刻...

【萨杰】《吐花症》[一]

-嘿,我来开坑啦!!沉迷麻雀的美色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迪士尼和对方

*:老萨吐的花是黑玫瑰,花语:你是恶魔,且为我所有。

[一]

  吐花症,这是一种暗恋者会得的病,花在心里、喉咙里扎根,以血肉为营养长出的爱恋之花,花的颜色越深,越好看,身为宿主就越虚弱直至死亡。

  一阵咳嗽后,手心上出现了一朵浅灰的花*,重重叠叠的花瓣闪烁着丝绒般的光泽,指腹摩挲着花,手感极好,看上去就像刚刚从花园里摘下来的。这花他之前见过,这是被大不列颠人称为玫瑰的花,倒是这颜色不曾见过,萨拉查沉默的看着手上的花,青灰色的皮肤彰显着他以死去,却困于魔鬼三角洲的诅咒成为活死人的存在。...

【毗明】《杀戮游戏》

『第三场』教训

  从树洞中爬出来的时候天已经泛起微光,赵公明靠在树杈上看那天空,被橙红色染尽在日出片刻后又归为水洗蓝。

  “这里的天空比战场上的干净多了,死在这里的人却不知道比战场多多少。”

  看完整个日出后的赵公明笑着说出了这句话,身体被太阳晒的暖呼呼的让人想要睡一觉,阳光映在橙金色的眼睛里,看上去像一块嵌着什么的琥珀。他环视着周围,古木林立,鸟雀鸣叫,这里他认识,或者是说在这里栽过一个跟斗。
 
  “森宇秘境啊!在这里活过两天吗。”赵公明扯过一旁结着青色果子的树杈,摘下果子在衣服上随意擦了擦就咬了一大口,清甜略带苦涩的味道瞬间传...

【毗明】《杀戮游戏》

『第二场』森宇秘境

  静谧的。

  嘈杂的。

  充满危险的。

  充满生机的。

  这里是森宇秘境,这里无时无刻都在上演着生和死这两种规则,如螳螂捕蝉一般,在螳螂后面谁知道是不是还有一只黄雀,在这里只有直至死去才敢真正的将一直提着的心放下。

  高耸入云的古树俯视着这一片调和了各种绿色的森林,看着它一直漫延到人眼看不见的地方。这片密林之广,之大都是不可猜测的,其危险程度呈更直线上升。

  谁知道在那充满生机的翠绿色下埋了多少森森的白骨?谁又想知道呢。

  ————

  赵公明的运气还...

【毗明】《杀戮游戏》

『errrrrr这个是好久之前就摸了的鱼,很久没有看看自己的初心了,回来撒把土』

『异次元杀阵AU,私设如山』

『occ属于我,人物属于他们彼此和HEHE』

『食用愉快』

『 序』

  这里是迷宫,这里是一场以杀戮来取悦‘女神’的迷宫游戏。

  在里面互相撕杀的小白鼠是被‘女神’选中的臣民,且每一场游戏从开始起就注定上百人死,一人活。

  在杀戮面前只有收起良知和软弱,因为一切都只为活下去。

  没人会救你,只有自己救自己。

  『第一场』错误的路通向死亡

  赵公明皱着眉看向离自已不远的一木牌上的那像恶作剧般用...

© 此间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