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本命,死不出坑。
最近沉迷吸小麻雀,萨杰

作大死挖长篇坑中
坑多,产粮速度忽快忽慢,脑洞是星辰大海,坑永远填不完

【萨杰】《吐花症》[二]

-日更成就达成

-这一章有大量加5原剧情

前文要提:萨拉查船长被困在魔鬼三角洲的一个月后开始吐花了。





[二]

  时间,对于一个活着的人来说总是过的飞快,而对于已经死了却又依然活着的人来说是极为漫长的。四十多年,足够让一只满腔热血的狡黠小麻雀长成圆滑又花言巧语的老麻雀,足够让被困在魔鬼三角洲中的萨拉查回忆起生前的一切事情,一遍又一遍。

  当一身泥水的杰克将手中那个可以指向心里最渴望东西的罗盘拍在酒馆那木制吧台上换酒时,一秒钟后,整幢酒馆开始震动摇晃,仿佛地震了一般,酒架上放置的酒瓶都震下来几个摔在地上,顿时朗姆酒的味道弥漫开来勾引着那些酒鬼们,热闹的酒馆在此刻安静无比,众人都停止了喝酒谈笑紧张的看着四周,余光都瞄着大门口似乎只要有异动他们下一秒就会冲出去。见此状况,杰克迟疑的伸手准备收回帮过他多次的罗盘,动作却慢了那胡子花白的酒馆老板一步,老板动作极快的抄起罗盘将它扔在一堆钱币物品上,同时将一瓶朗姆酒塞在慢了一步的杰克手里挑眉看着他。

  老麻雀看了看手里酒瓶,空气中的朗姆酒味像一只小猫般挠着他的喉咙,他吞了吞口水颇为不舍的看了一眼那个已经不属于他的罗盘,在心里长叹一声,自己的好姑娘还在沉睡这罗盘不要也罢。

  “海盗的人生。”杰克歪头嗤笑一声,拿着朗姆酒向罗盘敬了一下,像是在同过去告别,而后步履踉跄的出了酒馆,外面此刻正下着倾盆大雨,他径直走进雨中借着雨水冲干净身上的泥水,晃着手中酒瓶准备又一次沉溺在酒精里,可这一次却没能成功。装着朗姆酒的瓶子在杰克面前被打爆了,一队士兵持着枪围了上来一左一右把他架了起来,之前在银行前被他戴过绿帽的市长走过来宣判了海盗的死刑。

  瓶中的酒液流了杰克一手,到最后他都没能喝上一口酒。

  而在远离圣马丁的加勒比海上,那片在海图上标着未知区域的——魔鬼三角洲坍塌了,里面的亡灵带着满腔的杀意和欣喜从人间地狱中逃脱。

  放弃罗盘的人,内心里最恐惧的东西将会被释放。显然,老麻雀那长年被酒精麻痹的脑子已经忘了这个罗盘到手时那上一位使用者告诉他的话。

  亨利偷了一套士兵的衣服潜入圣马丁的监狱,在其中一间牢房中他找到了自己找了多年的杰克船长,虽然亲口听着那位海盗承认自己的身份,可亨利还是不相信,他打量着牢房里的人,那人也大大方方的让他打量,甚至还张开双手冲他眨眼睛。

  “不,不可能。我找了这么多年的你,伟大的杰克.斯派洛,怎么可能会是坐牢的酒鬼。”

  “你的船,你的船员呢?”亨利的皱着眉看他,“你的裤子呢?”那两条麦色的腿在这昏暗的牢房里还是很打眼的。

  “伟大的海盗从来不在意这些小事。”杰克微仰着头,脸上的笑容告诉亨利他毫不在意,这噎的亨利一阵无语。
 
  亨利转头看了下两侧的走廊确定没人来后,-双眼睛直直的看着杰克,那是他救出父亲家人团聚的唯一希望。“如果你真的是杰克……”

  少年告诉了老麻雀自己来找他的原因和海神三叉戟的存在,那只老麻雀却在他面前打起了嗑睡,这让亨利有点生气,“杰克!”

  突然的变大声音将杰克惊醒,他兴致缺缺的看向那个滔滔不绝的特纳家小子,显然是对他所说的好处不太感兴趣,“真是对不起,你还在说啊,我想我是睡着了。”

  这会亨利只是给了他一个白眼并没同他争执,“还有一件事,有人要我带话给你,你认识的,叫萨拉查船长。”

  听到这个名字,杰克那漫不经心的样子稍稍收敛了一些,皱着眉头似乎是在脑海里找这个名字的主人,“我是认识一个西班牙人。”他一边说着一边转身朝牢房内自己做的稻草人走去,手搭在那假人肩上微侧着头,“他有个绰号……”

  “海上屠夫。”亨利替杰克补充了剩下的话。

    而背对着亨利的杰克就像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扬唇笑道,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有着嘲弄,“他?不不。”

  “他死了。”他回过头去看向亨利,并且在说到死字时语气重的很,却在看到亨利脸上毫不作伪的表情后,杰克立即将头转回来,那双眼睛里的嘲弄消失了,连话语最后落下的尾音都有点颤。

  “死得透透的,船都沉了。”杰克重复着萨杰查已经死亡的消息,仿佛是在告诉自已那人已经死了不会再出现在自己面前,或是要让亨利相信自己。

    “就在魔鬼三角洲。”听到这话时笑容直接就僵在了杰克的脸上,那张能言善辨的嘴在这时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哆嗦了几下。“他要来找你了,就像鬼故事里讲的他要来找你复仇。”亨利看着明显僵了一下的杰克船长,心里暗道,原来这个海盗也有害怕的人。

  “我才不信呢。”结果话音刚落老麻雀就从披着衣服的稻草人旁离开,快步走到亨利面前向他打听着,仿佛刚刚那话不是自己说的一样,“他说了什么?”显然他还是很关心的。

  “他说你的罗盘是他逃脱的关键,死人大军正直奔你而来。”

  “……还有一朵花,他让我带给你。”像是想起了什么,亨利从怀里掏出一朵花来,黑红的花瓣重重叠叠的裹着花蕊,如同保护着重要的珍宝一样,将它护在其中,精巧别致,在昏暗的牢房中这黑红厚重的花安静的躺在少年手中,泛着黑金丝绒般的光泽,给杰克带来故人的问候。

  老麻雀看着那牢门外的花,心里莫名的哆嗦了一下,不自觉的啃着左手大拇指,他伸出手去想接过那朵花却又缩了回来,往返几次后之前鼓起的勇气都被消磨了,最后无可奈何的朝亨利摆了摆手,“你……你扔了吧,萨拉查可是放出话来要杀我的,敌人的东西怎么能乱接,说不定上面有毒或者诅咒呢。”

  看着亨利手忙脚乱的将手里的花扔下,对着光看手掌有没有异样时,杰克差点没憋住笑。

评论(11)
热度(85)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此间木 转载了此文字

© 此间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