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2.0――――――
这儿此间,文渣一只,脑洞比开的坑多。
贾尼本命,死不出坑。
沉迷吸小麻雀,萨杰。
沉迷凹凸世界,雷安雷。
被丫头拉到嘉金!

【萨杰】《吐花症》[三]

-日更1/1完成

-这章照样大量加5原剧情

-心疼了一把三章才有台词的老萨

前文要提:杰克放弃了他的罗盘,让萨拉查从三角洲逃了出来,在那之前萨拉查托亨利给杰克带了一朵花。






[三]

  萨拉查发现自己吐的花换了一个品种,在逃出魔鬼三角洲的时候,他吐出来的花就不再是黑玫瑰了,反倒是变成了他还算是熟悉的曼陀罗。手中那黑色的花呈漏斗状,花瓣有着如同裙子一样的褶皱,就像少女提了裙摆在旋转着跳舞一般,这花虽说好看极了,它却也有着致幻的作用,是一位不好惹的美人。

  有关这花的传说萨拉查还是小时候听母亲说的。母亲告诉他,曼陀罗花是冷漠的观望者,常盛开于刑场附近,麻木祷告着生命消逝的每一个灵魂。这种花全株有毒,据说千万人之中只有一个人能有机会看见花开,所以但凡遇见花开之人,她的最爱就会死于非命。那时候的他并没有把这话听进去,只是看着海平面上父亲的船,想着等它靠岸时能否求父亲让他上去看看。

  亡灵船长捏着那刚吐出来的花仔细端详着,那花还没开全,一半的花瓣还未展开,宛如一位面上覆了薄纱用以遮掩美貌的女人,她身着华贵又极富神秘感的黑色长裙,纤纤细指提着裙摆等着有人来邀请她跳一曲。

  就是不知这花的毒对死人是否有用。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这一想法,让后知后觉的萨拉查一愣,他像是想到了什么,随即自嘲般的笑了一下将花扔出船外,花落在海里被海浪裹挟着向远方飘去。

  扔了花的萨拉查刚转身踏上台阶准备去船舵那,他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悉索的声音,就像一个人握着绳索从桅杆上的瞭望台滑下,轻巧的如同一只麻雀一样落在了他身后,软皮鞋跟踩在甲板上的声音掺着少年轻声哼着的歌曲,萨拉查不必回头也知道那是谁。

  “杰克小麻雀。”手中握着的佩剑拄在楼阶上发出清脆的敲击声,萨拉查转过身,脸上带着近乎狂热的笑意。

  意料之中的那人正站在他面前甩着罗盘挑衅的冲他笑着,眉眼间流露出令人沉迷的自信和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概,极其耀眼。萨拉查沉默的看着那位将他送入魔鬼三角洲的小麻雀,将他从头到尾扫了一遍,视线里带着连这位船长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狂热和怀念,一时间,他俩就这么对视着,率先收回视线的是杰克,因为他被捅了一剑。

  “可惜了,你并不是他。”

  亡灵船长收回了刺在空中的佩剑,在他面前的只有一只落在甲板上的骷髅鸟,并无什么年轻的海盗少年,那缺了一只脚的鸟正低头啄着甲板缝隙。看着那鸟,萨拉查面上的笑容逐渐收敛,他又变回了那个毫不留情的‘海上屠夫’,拄着佩剑转身向大副走去,因为他看见了一艘船,海盗船。

  沉默玛丽号面前出现的是安妮女王复仇号,还有她的主人巴博萨船长。真是令人熟悉的旗帜,黑底骷髅旗,海盗。这么想着萨拉查从大副手里接过船舵,向右转动着,让他的姑娘抬高船体压向那艘海盗船,对于海盗他不需要留手。

  让沉默玛丽号的动作停在半空的是一个名字——杰克.斯派洛,听见这个名字萨拉查立即止了转动的船舵,看了一眼身侧的大副歪头示意他让船员们上去那艘海盗船。

  这可是一个好消息,怎么可以不好好招待一下那位提供消息的海盗船长。萨拉查摩挲着手中的佩剑,扬唇笑了一下,眉眼中藏着杀意。

  巴博萨同萨拉查做了一个交易,交易内容是巴博萨负责将杰克.斯派洛带到萨拉查面前,而萨拉查就放过他的性命和他的船。里海之王当然是不会那么容易就让海上屠夫达成愿望,海盗同海军可从来不讲信用,信用对他来说还没一个苹果来的好。

  双方都带着笑达成协议,而手则背在身后握着佩剑笑意未及眼底,均有反悔之心。

评论(2)
热度(68)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此间-今天依然没有码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