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本命,死不出坑。
最近沉迷吸小麻雀,萨杰

作大死挖长篇坑中
坑多,产粮速度忽快忽慢,脑洞是星辰大海,坑永远填不完

【萨杰】《时间旅行者的爱人》[上]

-脑洞来自b站的《时间旅行者的妻子》

-私设如山,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突然觉得自己开的坑有点多emmmmm慢慢填好了






四十八岁的杰克遇见了九岁的萨拉查,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海盗同小少爷讲了一个故事。

  天父在上。萨拉查几乎是目不斜视的盯着手里被海盗硬塞进来的酒杯,在心里不断的向天父祷告着。他的身旁围了一圈坦露胸脯的计时女们,虽然她们只是举着酒杯同身侧的海盗谈笑,半分视线都没有分之于他,可光是这样都让这尚未满十岁的孩子涨红了脸,不禁埋怨起自己如此的掉以轻心同陌生人走了。

  萨拉查遇见杰克时他正从庄园里偷跑出来,在好不容易甩了跟着的小尾巴后准备痛快的玩一场时,他环顾了四周看着那些不熟悉的建筑时,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来过这一片地区,未来的海军少将迷路了。正当他站在街道旁不知所措的时候杰克出现了,一身标准的海盗装扮让这位出生海军家族的小少爷警惕不己,可当海盗准确无误的喊出他的全名时,他迟疑了。

  海盗在告知了他自己的名字后,用着我告诉了你名字那我们就是熟人了这样拙劣的借口,拐带着未成年的小少爷去了最近的一家酒馆,美名其曰你请我喝一杯我就送你回家。

  只顾着低头研究酒杯纹路的萨拉查自然是错过了海盗看他时,那怀念的神情。因着杰克长时间没有回应计时女们的问题,女人们互相看了一眼对方,又将视线放在海盗虚揽着的那位衣着精致的小少爷身上,而后便识趣的结伴离开去找下一个目标。

  突然的安静让一直注意着他们的萨拉查心里一阵紧张,一直到海盗开口。

  “要听一个故事吗,小少爷。”杰克将杯中剩下的朗姆酒一口喝光,将木制的酒杯放在吧台上,朝吧台后的侍从吆喝了一声让他满上,借着酒劲道,“一个海盗和海军的故事。”

  海军从青年时期起就一直陷在不同的时间中,像是被诅咒了一般,他在一个时间中呆不了很长,总是会莫名其妙的被甩到另一个时间中,海军终其一生都在奔波,没有归处。一直到他遇见一个海盗,从那之后他就仿佛有了主心骨一般,被扔到其他时间里时海军总会第一时间去找那个海盗,无论他在那里,年龄如何。

  而海盗则一直等着那海军来找他,无论他年龄如何,归程多久,有时候海盗也会主动的去找他。

  “先生,这故事里的海盗是你吧?”未来的海军少将此刻正歪头看着那位疑似喝醉了的海盗,他正止不住的打着酒嗝。

  “等到未来你就知道了。”

  海盗并没有否认萨拉查的话,反而冲他眨着眼睛,就像一只猫一样轻挠着人的心,引的人十分关注却又故意不给答案,当然,如果能忽略他正在打着酒嗝的话,这还是很想让人打他的。

  在一口气灌完杯子里的朗姆酒后,杰克终于止住了酒嗝,从椅子上离开,想着脑海里西班牙人的样子右手在空中画了几个半圈,最后停在胸口处俯身弯腰,脚步微微错开,像极了一个绅士,“不知我可有这个荣兴请小少爷去我的黑珍珠上一观呢?”他咧嘴笑着,眉眼微弯,看着萨拉查的眼睛里难得的没有带上一丝算计。

评论(6)
热度(68)

© 此间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