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本命,死不出坑。
最近沉迷吸小麻雀,萨杰

作大死挖长篇坑中
坑多,产粮速度忽快忽慢,脑洞是星辰大海,坑永远填不完

【萨杰】《时间旅行者的爱人》[中]

-我来更新了!

-前文点头像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和迪士尼

[中]

  杰克一进酒馆便看见吧台旁坐着的海军,那人就这么坐在那,面前连一杯朗姆也没有,视线停留在一众在此喝酒的人身上,好像是在找人,平日里大胆到谁都敢去撩一把的计时女们没一个围在他身边,除了拿酒的人就没其他人敢过去,那一块成了一个真空地带。年轻人将那位海军从头到脚扫了一遍,最后停在他腰间的钱袋上,那蓝色的布料像极了他的头巾,上面还沾了深深浅浅的红色,像是洗不去的顽固血渍,按着钱袋鼓涨的大小来看,里面必然有着能让他通宵畅饮的酒钱。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少年嗅着空气里弥漫的酒味,舔了舔牙嘴角上扬,像一只伸出爪子的狐狸。

  杰克.斯派洛的酒从来不用他自已出钱。

  杰克心里的小算盘打的极好。他径直朝吧台走去,算好了时机在路过那倒霉的海军时装作脚下一歪,倒在那人身上一双手胡乱的抓住他的衣服,指尖触及钱袋时,那将脸埋在人怀里的年轻人眼眸中闪过得逞的笑意。

  年轻人快速的收敛了情绪,装出一幅慌张的样子从人怀里抬里头来,刚准备道歉就被海军的话定在当场。

  “杰克,我又找到你了。”海军的声音像极了杰克喜爱的朗姆酒,那般醇厚醉人,在他没反应过来时头上就落上了一只手掌,手顺着脏辫下滑最后停在杰克的脸上。

  卧槽,原来他是在找我吗?

  海军的这一举动让杰克差点弹起逃跑,他折了个中从人怀里离开坐在一旁椅子上,强硬的按下心里诡异的感觉,思考着自己有没有惹过这个海军,最后得出的答案是没有。

  “在请你喝酒之前……”萨拉查指了指自已腰间不翼而飞的钱袋,又指了指杰克的手,“你可以将钱袋还给我吗。”

  “……先生,我之前有见过你吗?我敢保证我们是第一次见面没错。”年轻人面上的笑容彻底消失了,鼻间溢出一声轻哼,十分不甘的从袖子里抖出钱袋扔给他。
 
  “是你让我来找你的,小麻雀。”海军伸手招来侍从要了两杯朗姆酒,将其中一杯放在一直盯着酒杯就差没扑上去的麻雀面前,那尚且稚嫩的脸上还没以后浓重的眼妆,一双眼睛直白的表达着来自主人的渴望,“你告诉我你会在这里。”

  听得这话,杰克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眉,抬头将视线从酒杯上转到那位海军身上,那人一见面就准确无误的说出自已的名字,还抓住了自己的小动作,仿佛认识他很久了一样,那双可可色眼睛里淌过莫名的光。夜幕降临酒馆里的油灯被一一点亮,昏黄的光照在他们身上,两双眼睛都映着对方的身影。

  刹那间的安静,这让杰克有些不知所措,有什么不在他的掌握之中,萨拉查出于礼貌便微微的侧开头咳了几声,只是眼角余光一扫就看见那年轻海盗泛上一层薄红的耳根。

  “要听一个故事吗,杰克。”为了缓解一下氛围,海军先生开口道,他准备将老麻雀说给他听的故事讲给这只羽翼尚且稚嫩的小麻雀听。

  年近半百的萨拉查看着这只喝着自己手上的还看别人手里的贪心麻雀,终究是抵不过那双狗狗眼,将自己那杯没动的朗姆酒推到他面前,俨然忘了杰克现在还是一个未成年,不是他的老麻雀。
 
  目前还没有船的小麻雀捧着那一杯给自己的酒,眼睛轱辘一转点头同意了,白喝的酒还附赠一个故事,不听白不听。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25)

© 此间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