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本命,死不出坑。
最近沉迷吸小麻雀,萨杰

作大死挖长篇坑中
坑多,产粮速度忽快忽慢,脑洞是星辰大海,坑永远填不完

《檀珠》1599

15设定:自99死后竖旗为妖被天庭追杀中

99设定:成佛的99死于15之手,只因天地间只容的一个孙悟空

脑洞来源:突然想到的,磨叽了好久〔其实就是懒〕

依旧是刀子~

一发完结www


1.


  一只狐狸站在空地上呆呆的望着天空,手中攥着一枚檀珠,上面有着佛谒,看来是佛家的东西,不知为何却是不伤那小狐狸。


  微风从远处吹来拂过小狐狸的毛,舒服让人一阵恍惚,不知人间几何。那棕红色的眼睛泛上一阵水光,张大了嘴打了哈欠,小狐狸抬爪揉了揉眼睛,这才是回过了神来,看了下空无一妖的四周,在心里暗骂了一句晚睡误事后便急急忙忙的向前跑去,想要追上大部队。


  这只狐狸叫小四,目前正赶向花果山妖王的喜宴,礼物便是它手中那一枚刻着佛谒的檀珠,小四素来爱收集东西,捡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都喜欢收起来,一般不会拿出来,这次去参加喜宴倒是舍得。


  佛珠是小四一天在森林里乱逛捡到的,说来捡到佛珠那天也是惊险,天空传来阵阵的棍棒相交的声音,大概是天上的神仙又在打架了吧。小四本不太在意这些的,只因在那打斗声消失后却又听见了一声长啸,声音非常的歇斯底里,似是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才在意了些。


  后来就再没有后来了,小四捡了佛珠回洞,并没有把这事和后来那齐天大圣反了天庭竖旗为妖连系在一起。


  倒是现在要参加的喜宴让它更激动,至于为何要拿那佛珠做礼小四也是不知,只觉得那礼该是它,送别的什么做礼都不对。


  小四半眯着眼睛打了个哈欠,昨天为了翻出这佛珠它可是费了不少劲,希望大圣不会嫌弃这珠子才是,另外回去后自己也该去整理下那些捡回来的东西了。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它也追上了大部队,看见前面有妖了小四便放慢了步伐,缀在后面。


  穿过水帘,小四甩了甩身体,它不喜水,觉得毛糊在身上很难受,感觉甩的差不多干的时候它赶紧的跟上了前面的妖,在这里一不小心可是会迷路的。


2.


  小四一边走一边打量着被布置的非常喜庆的水帘洞,头上不时有猴子抱着东西借树藤滑行而过,免不了惊叹两声。这水帘洞本就是天造地设,美不胜收,此时这一装饰更是让小四看花了眼。


  瞅着头顶上那比自己爪子还要粗些的树藤小四放弃了上去一试的念头,抱着佛珠紧跟上大部队。


  只不过那些猴子未免太过于行色匆匆了吧……


  头上滑行声急促且一直不停,小四的耳朵抖了抖,莫名的心悸。


3.


  在等大圣出来的时候小四无聊的随便一瞄,只见一旁的木妖手中的是一白玉盒,盒中有绿色的液体在流动,看来该是百年的梧桐酒酿。和那木妖攀谈的鱼妖手中则是一淡蓝色浮云薄纱,想来是那云鱼妖一族特产的防御系法衣云羽织……这些东西看的小四心里惊讶不止。


  在一旁瞅着别的妖手中的喜礼比自己的佛珠好上了不知道多少倍,小四用爪子磨挲着佛珠,虽面上却不露任何情绪,心里却是沮丧至极,连耳朵都耷拉了下来。


  大圣他会收我的礼物吗……


4.

 

  “诸位能来这里参加我的喜宴我很开心,这几天诸位可以放宽心的玩,喜礼我就先行收下了。”


  在小四耷拉耳朵一脸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冒出这么一声音,瞬间把他从周公那里拉了回来。手中的佛珠像是受到什么牵引一样和众多的喜礼一起飞起,被纳入了一间洞穴之中,小四抬起头后瞄向大圣,而后他眨吧眨吧了眼睛,似是不太认识座在王座上的那位大圣了。


  而如今,大圣脸上的妖纹被完全的激发,似是用血液描画的一样,为他添上了一抹桀骜不驯,平日那如琥珀般的眼眸此刻也是赤红似血,与之对视就仿佛被他一眼看穿自己内心的阴暗。


  不是那个会为了自己前辈的一句夸奖而笑的像只得到骨头为此而满足的大狗。要说现在的大圣像什么,那么小四的答复会是——剑,一把失去剑鞘的剑,再也没什么人能拦住他用伤已伤人的方法来发泄的自己的不满了。



  如此的……


5.


  小四坐的有些不太安稳,东瞅一下西瞅一下,看着那些妖沉溺在幻境之中,就更加的坐立难安了,而造成他这样情况的就是他送上去的喜礼,那颗佛珠被大圣拿在手里把玩,一下一下的摩挲,极尽温柔。


  而现在的花果山就剥落了它那美轮美奂的外壳,露出了它所隐藏的一切。地面深深的裂开,像旅人干渴的嘴唇一样:木头烧焦后的味道弥漫在鼻间,就连那条永不断流的瀑布也没能逃过火烧,干的像经历了大旱一样。这座山已经失去了生机,死去了,替代它的只是一个幻境罢了。


  “说吧,你在那捡到这颗佛珠的。”


  “啊?哦哦。”


6.


“佛珠是一个月前我在森林里闲逛找到的,因为我喜欢收集东西,所以我就把它捡回去了。要不是大圣你这次的喜宴这佛珠怕是要在我那呆着了。”


  小四向大圣解释着,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


  “……谢谢你送他回来,你也该去投胎了,误了时辰可不好。”15收起了一直放在手中佛珠上的视线,转而看了一眼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的小狐狸。


  “投胎?”小四有些疑惑,脑子一时间没能转过弯来。


  “我己经死了吗?”


7.


  在小四去地府投胎的时候,15将笼罩在花果山上的幻境解除了,直接对上了天空上凝聚了许久的劫云。


  手中握着那颗被找回来的佛珠,15笑的从容而温柔。


 


评论
热度(12)

© 此间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