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本命,死不出坑。
最近沉迷吸小麻雀,萨杰

作大死挖长篇坑中
坑多,产粮速度忽快忽慢,脑洞是星辰大海,坑永远填不完

【温暖三十题之肆x伍】忘了拿浴巾x十指相扣

  略微污,不过我才不会写完呢╮(╯▽╰)╭
  依旧,他们属于彼此和作者,occ属于我
  今天有点小高产呢(っ• ̀ω•́ )っ

  在夏冬青和赵吏冷战分房睡的第十天,冬青房间里的淋浴器不知道给什么弄坏了,虽然第一时间就叫人来维修了,但是维修人员说这淋浴器要修两三天,所以冬青这几天就只能到赵吏房里去洗澡了。

  “……卧槽!我的浴巾呢,是我忘拿了吗。”洗完澡的夏冬青光着身子瞅着空荡荡的衣物筐,懵掉的脑袋似乎捕捉到了什么线索,然而这时候就算想到了什么也没用,因为这不能解决他光着身子的问题。

  于是夏冬青选择场外救助。

  “赵吏?!赵吏你在外面吗?”

  “啊,我在,怎么有事吗?青仔。”赵吏斜靠在浴室外边,手里拿着冬青那消失的浴巾,一甩一甩的,笑的很恶劣。

  “能帮我拿块浴巾过来吗?我好像忘拿了。”和赵吏隔着一道玻璃的夏冬青完全不知道他的浴巾是被人拿走了,并且还在朝那个大尾巴狼救助。

  “好嘞,青仔。”赵吏站直了身体,朝衣柜那边走去随手打开衣柜,就又折了回去。刚刚那都是给打的掩护,要是让夏冬青知道了真相这冷战期怕是要往后延长了。

  “青仔,开门吧,浴巾拿来了。”某人背后的尾巴摇的越来越欢快了。

  “哦哦。”夏冬青把门打开一条缝伸出手去,准备去接浴巾。

  赵吏先是把脚给卡在门缝中,确保夏冬青没法关上门后才把浴巾给放在他手上,等冬青把手缩回去准备关门时候顺势推开门钻了进去,顺便反锁了门。

  夏冬青手里抓着浴巾还没来得穿,浴巾就被大尾巴狼给扔在地上,被他揽在怀中压向洗手台,背部皮肤触到冰凉的洗手台也是一颤,然后注意力就被转移到了唇上,嘴唇率先被赵吏给攻略,一时间周身都被赵吏的味道给侵占了,双手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他给扣住了手,十指相扣压在洗手台上,挣脱无能的冬青就只能放弃了挣扎。

  赵吏用舌头霸道的巡视着冬青的口腔,纠缠着冬青的舌头迫使他和自已一起动,一一的扫过那些敏感的地方,直到冬青都快呼吸不了才放开他。

  赵吏一手揽着晕乎乎的快要滑下去的夏冬青,一手伸洗手台上方镜子,一把打开镜子,镜子背后是个小台子,里面放着一些必♂需♂品。

  “冬青,来做吧。”

 
 

 

 

评论(5)
热度(20)

© 此间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