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本命,死不出坑。
最近沉迷吸小麻雀,萨杰

作大死挖长篇坑中
坑多,产粮速度忽快忽慢,脑洞是星辰大海,坑永远填不完

《何为阿鼻》1599


15:蛾
99:青灯
脑洞来源:原本是飞蛾扑火,后来就不知道怎么就坏掉了_(:з」∠)_
依旧刀子www
这是一场梦,一场恶梦,但相对于他们来说大概是好梦吧
这文并不是想说什么,只是个脑洞坏掉了,他们也只是爱上了彼此,那怕相拥之后会彼此敌对[乱说什么呢_(:з」∠)_]

  你为佛,我为魔。

  这就是阿鼻。

                   ————题记

1.

  他又来了,那只蛾子。

  世人都说飞蛾扑火,他却从来都不飞向火里,只是瞅着。

  这儿是供奉佛祖的庙宇,虽金碧辉煌,却庄严不可语,大殿上整日整日的燃着檀香,念经颂佛的声音就未曾停过,前来礼佛求签之人也未曾停过。

  他们都说佛祖灵验,菩萨慈祥,但是他们又没真的见过佛祖,却又都如此信服。

  这让悟空很是不解。

  悟空的灵智就是在它听烦了这念经的声音而诞生的,它本是在佛前燃着的青灯一盏,它不是蜡烛,用完了就得扔了的那种,只要有人为它添油它就又能继续燃烧,直到无人添油为止。

  青灯有了灵,那么他就不想再无聊下去了,他己经无聊了很久了。悟空不喜欢沉闷,他本性跳脱,而这庙宇本就沉闷……这是多大仇。

  沉闷归沉闷,悟空在没有灵智之前不也在这里呆了好久,反正在这里呆着也可以蕴养灵智,无聊些也就罢了。

  而在悟空他有了灵智之后,这大殿之上就多了一只不扑火的飞蛾。

2.

  悟空看着那只飞蛾,看着他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上下的飞舞着,时而的被僧人用手驱逐着,他小心翼翼的避让着使终没让人伤着他,依旧在悟空身旁环绕。

  见此异状便有僧人嘀咕了一句,“这飞蛾怕是成精了吧,不过这飞蛾绕着灯飞……不知道有飞蛾扑火这一词吗?成精了还找死,啧啧啧。”

  “兴许是这飞蛾喜欢上这青灯了呢?”从背后传来一个轻脆童音,说这话的是寺庙主持法明从河里捡回来的孩子,名叫江流儿。“师傅你说是吧?”显然江流儿口中的师傅是主持法明,这让那偷懒的僧人身体一僵,心里像打着小鼓一样转过身来说了一句主持。

  江流儿像是没注意到那僧人有心虚的表情一样,攥着法明袈裟有些疑惑的看着那飞蛾和青灯。

  “流儿,听过飞蛾扑火这个成语吗?飞蛾是向往着光明才撞进火里的,那蛾子终究是会死在火里的……”

  “……那,至少在那一天到来之前让我看着它们好吗?师傅。”江流儿眨着眼睛看向法明,眼睛里的期待多的不能再多了。

  法明沉默了一会还是答应了,“随你吧,只不过功课不能落下了。”

  “是,师傅!”

  江流儿高兴的应着法明,松开了攥着他袈裟的手,欢快的跑向了佛前的供桌,跑到一半被自家师傅的一声咳嗽给镇压了,江流儿这才想起这里是佛前,单手至于胸前躬身念了句阿弥陀佛。
 
  3.

  他大概是想陪着自己一同死去吧。

  悟空这么想着,就又看见了蛾子在飞过烛焰时燃烧着的鳞粉。

  世间万物皆可有灵,有灵就会放不下。

  虽然到时候一杯孟婆汤下去就又会忘记前尘,老实投胎去了。
 
  悟空说他放不下了。

  就一眼,他就知道了何为心动。
 
  何为阿鼻。

  4.

  一场梦尽。

  佛在莲台上笑的分外凄凉。

  你为魔,我为佛。

  这就是阿鼻。

  5.

  一场梦醒。

  魔倚着石座望向九天,伸手去揽。

  你为佛,我为魔。

  这就是阿鼻。

评论
热度(10)

© 此间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