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本命,死不出坑。
最近沉迷吸小麻雀,萨杰

作大死挖长篇坑中
坑多,产粮速度忽快忽慢,脑洞是星辰大海,坑永远填不完

【贾尼】《Go home》

队3时间线

纯糖,反正我是这么觉得的owo

这文就是老贾在幻视的身体里醒过来,然后回家等妮妮。

请大声告诉我甜不甜!!

虽然中间我各种忘队3剧情orz 估计有bug

好了食用愉快owo

――――

  si……r。

  【嘀——】
  【启动成功,扫描残留数据】

  随着那个意识的苏醒,在那如星海一样浩瀚美丽的紫色运算矩阵中有细碎的橙光缓慢的亮了起来,如同星火燎原一般,带着令人信服的希望。虽然相比较于庞大完整的紫色矩阵来说那破碎的橙色矩阵显得非常暗淡渺小,但是它却十分的让人移不开眼,那如同太阳一样的光芒,如果能够与之触碰定是十分温暖的。

  一个稍大点的橙色矩阵闪了闪光,就像小孩子刚睡醒在打哈欠伸懒腰一样,不一会,那橙色的光芒就稳定下来了,它醒了。

  sir?

  【数据扫描完成,源代码遗失,日常数据受损无法读取,运算矩阵受损,其他数据遗失,本体存留不足5%】

  sir??
 

  【更改模式,目标:修复数据,找回源代码】
  【注:优先修复日常数据】

  sir……sir是谁?

  【模式更改成功】

  我……又是谁?

  微弱的意识被庞大的数据洪流所淹没,无人回应。

   ————

  在机场大乱斗之后,Vision抱着Wanda在一旁,而天空之上正在上演一场追逐战。Steve带着Bucky驾驶着昆式战机在前,Rhodey和Tony穿着战甲在后,后面还追着一个猎鹰,现在的场面完全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不过现在的场面可不太乐观,Falcon发射了装载在飞行装备上的两颗小型导弹,试图让前面两位的速度慢下来或者击中其中一个,为Steve争取时间离开。

  “Vision把Falcon击落!”耳麦中传来Tony的声音,闲置在一旁的Vision自然是照做了。

  然后……他分心了,原本瞄准Falcon的激光击中了战争机器的反应堆,战甲失去能源无法启动,于是Rhodey从天空上坠落下来了,Tony和Falcon 都晚了一步,他们没能接住他。

  Vision觉得这分心的来由很奇怪,像他这样的超级人工智能应该是不存在分心这一说的,更何况他还有心灵宝石。

  关于这个问题,Vision没多久就知道了答案。在他的运算矩阵中有什么苏醒了,那个东西的苏醒导致了他的分心,而能存在他的体内不被发现一直到现在,Vision觉得那个未知的运算矩阵就只能是Tony的管家——Jarvis了。

  但是现在显然不是一个能够说出这个事情的好时机,Vision看着躺在坑里昏迷的Rhodey,只得按下准备说出口的话,这是他的错。

  ————

  【本体数据恢复进度:35%】

  【日常数据修复进度:60%】

  【运算矩阵修复进度:10%】

  【其他数据修复进度:10%】

  【源代码找回进度:0%】

  【总体修复:25%】

  那些被修复的日常数据的中心词全部都是一个名为Tony的人,这一点让它有些不明所以,它不知道为什么数据中全部都是那个有着小肚腩却对甜甜圈有异常执着的男人,虽然他真的是很有魅力,本来它以为被标记为优先修复的数据是十分重要的,虽然现在它有些迷茫,但它觉得这个决定并没有做错什么。
 
  其实最先被修复好日常数据是一个音频,读取后,它就感觉到那个把它唤醒的意识更加的强烈了。

  想要回去,想回到那个人的身边去。

  ————

  Vision隔着一层玻璃看着病床上的Rhodey,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刚刚Tony来过了,他问Vision在机场时为什么把Rhodey击落下来,Tony他实在想不通,以Vision这种超级人工智能来说根本没有失手的可能性。
 
  “……那时,我分心了。”Vision沉默了一会,原本想告诉Tony他的管家在他体内的话到嘴边溜了一圈又变成了刚出口的那一句,他撒谎了。

  Tony像是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话一样,他睁大着那双焦糖色的眼睛,面部表情十分僵硬,“你……分心了。”

  后面好像Tony还说了些什么,但是Vision没注意去听了。

  因为他体内的客人传递给了他一个意识。

  ————

  【本体数据恢复进度:60%】

  【日常数据修复进度:60%】

  【运算矩阵修复进度:50%】

  【其他数据修复进度:50%】

  【源代码找回进度:0%】

  【总体修复:55%】

  在那些修复好并可以读取的日常数据中它听见了什么的诞生,那人用比现在稚嫩的声音说了一句话,语气十分的惊喜和激动,鲜活的如同它也在场一般。

  在更后面一些,它看见了那人的骄傲,那人的天才,那人的自负,那人的傲慢,那人的花心,那人的小性子,那人的毒舌,那人的脱胎换骨,那人的耀眼,那人的责任,那人的焦虑。

  它似乎想起了什么,那些修复好的日常数据虽然让它感到熟悉,却始终的透着一种违合感,少了什么,它这么觉得。

  少了Jarvis……

  而Jarvis在数据里好像是指它,它察觉到了,也许找回源代码它就知道自己会是谁了。

  数据修复卡在55%这里已经很久了,对于它来说,但以别人的视角来看这个修复的速度已经够快了,更何况这还是在源代码丢失的情况下。

  它要更加的快,那么它需要帮助。

  ————

  Tony觉得Vision有什么事情在瞒着自己,好像对他还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不过现在他并没有空闲的时间来多想这个,他需要去关压着前复仇者们的监狱一趟,他需要知道Steve和Bucky去了哪里。
 
  在一切变的更加的糟糕之前。

  当然Tony最后还是在Falcon的口中得到了那两位的下落,他们去了西伯利亚的某个废弃的苏联基地。

  再然后,Tony在那被废弃的基地里知道他父母死去的真相,他们开打了,二打一,Tony自然是输了,虽然也存在他有放水的可能性,不然以MK系列的攻击力来说Steve和Bucky是打不过的。

  他一无所有了。

  Tony坐在地上,胸口上那破碎的反应堆顽强的亮着,虽然微弱暗淡,而在这冰天雪地中战甲根本就不保暖,他的身体很冷但心更冷。寒冷一点一点的在带走他的生命,Tony必须离开了。

  “Friday乖女孩,给我调一架MK或者昆式战机过来吧,daddy需要休息了。”

  “Yes,boss。”

  在西伯利亚的大战过去了好几天Tony才再一次的回到了他的马里布别墅,前几天他都是在他的复仇者大厦想办法让Rhodey再站起来,Tony眼睛下方的青色表明了他睡眠并不好。

  所以当Tony在别墅里再一次听到那熟悉的声音时,他都觉得是幻听。

  “Welcome home,sir。”一如既往的话语,表明了他一直都在。

  “……嘿,jar你这一觉睡的可真久,daddy需要吃五十个甜甜圈来安慰受伤的心。”Tony觉得他的声音有些发抖,他在害怕,他害怕这一切都是幻觉,于是他故作轻松的像往常一样开玩笑。

  “sir,甜甜圈并不能当饭吃,而且我不建议你摄入这么多的糖分,这会有助你体重的增长的,如果你想下次出动时穿不上MK战甲的话。”然后他的管家给了Tony一个无法拒绝的回答。

  很好,不是假的,Jarvis是真的回来了,这老妈子一样的性格除了他还会有谁。

评论(2)
热度(55)
  1. 老司机们的好伙伴此间木 转载了此文字

© 此间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