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本命,死不出坑。
最近沉迷吸小麻雀,萨杰

作大死挖长篇坑中
坑多,产粮速度忽快忽慢,脑洞是星辰大海,坑永远填不完

【贾尼】《BUG》『上』

系统贾xbug妮

*好了,填自己作死的坑:)

*想写短篇,然后就搂不住了……

*关于这篇是BE还是HE……还不知道:)



  摘要:  删除:Yes  or  No

  这里很空旷,大到让人无法想象,就像站在了大海的中心处,面对一望无际的大海无法分辨方向,无法知晓尽头。脚下踩着未知的透明材质,有水纹从脚落下的地方晕开,一圈又一圈的向远处扩散,像一块小石子被扔进湖水中。这儿除了冰蓝色的背景,就只有中央那一个圆球般的庞大橙金色数据在闪烁着流动,时不时有橙金的数据流被标红,然后从主体脱离出来向上飘去,最后消失无踪,这大概是被转移或者是被处理了。这里安静极了却又像一个战场,无声的处决着什么。

  Tony站在这里,焦糖色的眼睛里倒映着一切。人类在这个空间里显得格外的渺小,仿佛误入了巨人国的格列佛,虽然这里也没人就是了。

  这里是那里?

  Tony很疑惑,他这是在做梦吗?可这里的一切为何让他感觉如此的熟悉,就像自己曾经无数次来过这里一样,他却又无比的确定自己是第一次来这里。

  皱着眉头几番思虑,却依然无果。Tony找不到自己来过这里的证据,这么特别的地方按理来说自己应该是不会忘记的。

  他在试图弄懂原因。

  半空中的橙金数据球有数据流在分离重组。这个现象实在是太明显了,以至于Tony在察看四周时一眼就看见了。

  就在几个呼吸之间,那个从漂浮在空中的庞大数据球中分离出的数据到达饱合,然后它变成了一个人。

  嗯?!人?

  这真的不是在做梦吗?这个场景明显太过于科幻,以至于让Tony不太相信所看见的,他伸出手揉了揉眼睛再睁开。
 
然后Tony就看见那个‘人’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之前是因为距离太远所以没看清楚那人的样子,现在倒是看的非常清楚了,那人并不是完全的一个‘人类’,准确来说更像一个投影,面前‘人’身形高挑而瘦削,浅金色的头发错落有致的搭在眉骨上方,淡到几乎看不见的眉毛下那一双灰蓝色的眼睛中倒映着自己惊讶的脸,俊美的面容虽未有任何表情却透着冷淡与疏离,Tony甚至还察觉到了一丝戒备。

  修长的脖颈下是被黑色的西装所包裹的严严实实躯体,完全不给任何人以打量的机会,偏白的皮肤衬以黑色,一股禁欲的气息扑面而来。

  那人的周围还溢散着些许橙金色的光点,不知原因为何。那双灰蓝的眸子中闪过一些细微的数据流,他在查询眼前人的资料。

  “你是谁?”对视了一会,最终,还是Tony忍不住开口打破了这令他感到窒息的气氛。
 
  “……系统。”

  Jarvis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的问题,他的程序在遇见这人后有不同程度的紊乱,在梳理过后没等找到资料,他就将自己是什么告诉了眼前的人。

  面前的小胡子男人听到这个明显的皱了皱眉,显然对这个回复不是很能理解。系统他知道是什么,但是你这已经明显不属于系统范围了吧。

  [人物资料:Tony Stark

    生于纽约长岛,仅十五岁时就进入麻省理工学院电子工程系大学部就读并以最高分毕业。二十一岁时父亲霍华德·斯塔克和母亲玛丽亚·斯塔克死于车祸,后接任Stark公司董事长,于38岁时前往阿富汗与美国军方拍定导弹交易的时候遭遇绑架,死于……]

  [无法查询]

  [无法查询]

  [无法查询]

  被标红放大的‘无法查询’四字几乎占据了Jarvis的视线,这是从未有过的情况,不在掌握之中。薄红的嘴唇微微抿起,他梳理好的数据在刚刚又紊乱了。

  “那你……在这里干什么?”从刚刚开始气氛明显就急转直下,变的凝重起来,这让Tony有些不解,不是回答的好好的吗……当然这个问题不能说出来,只好找个话题缓解一下气氛。
 
  “监测这个世界的一切,Sir。”待这话说出来后不只Tony惊讶到了,就连Jarvis都有些诧异,他居然跟这个从于自己监测中的虚拟人物说出了自己存在的意义,还叫他Sir?就像自己不应该对他有所隐瞒,可以完全信任的人只有他。

  “那我又是什么?”隐隐有猜到一些的Tony有点不死心的提出了这个问题,垂在腿侧的手不自觉的攥紧。

  “……Bug。”唯一不在我掌握之中的。

评论(10)
热度(26)

© 此间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