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2.0――――――
这儿此间,文渣一只,脑洞比开的坑多。
贾尼本命,死不出坑。
沉迷吸小麻雀,萨杰。
沉迷凹凸世界,雷安雷。
被丫头拉到嘉金!

【贾尼】《山精灵》

*山精灵贾x正职总裁爱好旅行妮

*这篇文自我感觉ooc到突破天际,为了破万我放弃挣扎了

*真的很ooc建议不要点进来qaqq




  这个世界其实很奇妙,人和精灵相互共存,不过,人虽然知道有精灵的存在,但他们从未涉及过对方的领域,除了少数人。

  这个世界的每一座山都有一个山精灵,山因为有山精灵的存在而更加繁荣,山精灵也因为山的繁荣而更加健康。

  Tony虽然是个总裁,但是他有一个和其他总裁不一样的爱好,他除了喜欢办派对.撩妹.沉迷工作室之外,他还喜欢去旅行,特别是去山里。

  只要把旅行包背上,换上一身专业的驴友套装,戴上墨镜,估计就没人认的出这是那个Stark公司的总裁了。

  Tony已经见过很多的山,也遇见过很多的山精灵,他们虽然让他惊艳,但他从未遇见过如这一座山一般温柔的山精灵,如在母亲怀里一样的安心。

  他想他这是恋爱了。
 
  ————

  今天,日常守候在Tony推特下的粉丝们收到了一张非常美的照片。

  那是一座山,从沾满露珠的草地里望过去,在森林中央的那片空地中有着一个蓝如天空一样的湖,彼时太阳初升,天际的白云被晕染成金红色的朝霞,慢慢的,有金灿灿的光芒洒在森林中,仿佛将所有的绿叶都染成了金色,而那个湖如同镜面一般倒映着这一切,不远处高高的山峦隐在白色的朝雾中,看着这一切就仿佛心灵都安静了下来,有一种莫名的安心感。

  看见照片的总裁粉丝们瞬间就爆炸了,一个又一个的在那条推特下嗷嗷叫,一边舔着屏一边问候着失踪几天终于有了踪迹的Tony。

  不一会,下一条推特就发了出来。照片上的Tony一头棕发胡乱翘起,脸上有些细微的伤口,但看上去已经好了七七八八,身上的衣服依旧是那一身驴友套装,脸上挂着招牌笑容,虽然有些狼狈依旧不影响Tony的魅力。

  有眼尖的粉丝发现那照片的背景依旧是森林,就排队刷起话,让Tony再多拍几张照片好让他们收藏,至于为什么不刷让Tony把这地方的地址给放出来,那是因为Tony去的山一般都在人迹罕见的地方,危险指数MAX,信号指数零,也就Tony能靠着自己发明的武器和自己的卫星去那些地方浪,如果是他们这群粉丝去的话能找到地方就已经算是好的了。

  然而过了好久Tony都没有再回话,粉丝们虽然有些不解,但是他们也没有别的办法。
 
  而Tony这边则因为被一只不知从那里晃出来的幼狼给吓到了,不是因为他打不过狼,而是因为狼身后的山精灵。

  虽然这里是深山,但是山精灵也是与时俱进的,他们可以链接山,所以山精灵们知道自己山上所发生的任何事情,他们也可以瞬间去到自己管辖内的任何地方,这也是人类为什么这么少遇见山精灵的一大原因,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山精灵很少出现在人类面前。

  不过Tony却遇见过很多的山精灵,并且和他们相处的很愉快,这大概是因为Tony自带的魅力吧。

  Tony这么容易的就遇见山精灵其实是因为他没有一次告诉过别人他遇见过山精灵,他给那些山精灵好好的保守了秘密,然后那些山精灵们同样也告诉了其他的山精灵,Tony被山精灵们纳入了可接触范围,在山精灵中Tony可是很受欢迎的呢。

  ————

  来人一身同Tony一样的标准驴友装,但被他穿着看上去就大有不同,一股禁欲的气息扑面而来,Tony目测了一下来人的身高大概一米九的样子,然后总裁感觉膝盖莫名的一疼。

  至于Tony为什么不认为那人是和他一样的冒险者,反而一眼就看出他是山精灵呢?这是因为一个冒险者在山里身上绝对没这么干净,或多或少都会有些狼狈,如果是山精灵就不同了,他们同山是一体的,在山里走就等同于在他自家的花园里散步一样。

  Tony看见了山精灵的同时,山精灵也发现了他,山精灵愣了愣随后朝他笑了,笑的十分温和,给人以安心,湛蓝的眼眸中映着他的身影,温柔的几乎让人溺毙在其中。Tony不自觉地伸手按住了心脏,他隔着几层衣料都感觉到那加快了速度的心跳。

  日出很快就结束了,被朝霞晕染的云彩慢慢的归于纯白,刚刚那如同仙境一般的景色收敛了它的美,在此刻却沉淀着一种温柔,就像那位山精灵的笑容一样。
 
  他想他这是恋爱了,还是一见钟情。身经百战的撩妹达人Tony在此时此刻如此的想着。

  “你好,我叫Tony,Tony Stark,”Tony在那双蓝眼睛的注视下开了口,“嗯,山精灵先生我无意冒犯您,我只是在这里探险,并不会打扰到您。”哦,真是糟糕透了的解释,Tony头一次觉得自己的口才如此的差,这和他预想中的不一样,他想说精灵有兴趣来一发吗?这才是他的真实想法,不过Tony还是没能说出口。

  “嗯,我知道,Sir。我叫Jarvis,是这座山的精灵。”Jarvis依旧是笑着,不同的只是他直直的注视着Tony,仿佛要将他的样子给牢牢记在心里。

  不知道是不是Tony的错觉,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好像快了一些,还有视线所及之处的花草树木更加的绿了,就像那种春天来到时草木萌发的嫩绿,要知道,现在可是夏季,一年之中最热的时候,这时候的草木的叶子颜色应该是有点老的苍绿色才对。

  在一旁偷偷跟着Jarvis巡山的花精灵Friday觉得自己的眼睛有点辣,忍住自己想翻白眼的强烈愿望后,在她看见以Jarvis为中心的花草树木们都更加的生机勃勃时,她还是忍不住吐槽的欲望了。

  不是说山精灵都是性冷淡吗?!现在直接就发春了是个什么鬼!!这是那个精灵造的谣!要是让她找到了绝对要把它打一顿出出气才行。

  让你听到有人类来这里就忍不住跟过来,不就是几十年没有人类来到这里吗!早知道会是这个样子就是打死自己也不跟着来了,心塞到想哭的单身精灵.Friday如此想到。

  ————

  “那么,请问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吗?Sir。”哪怕自己身边的果树都要开出反季节的花了,对此,那双澄蓝的眼眸也只是稍微的暗了暗,Jarvis依然不动声色地保持着微笑,礼貌而又带着些许的不容拒绝,向对方询问着有什么需要他的地方。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Tony觉得Jarvis说的这句话有些渗人,感觉有一股子凉气从脚底直窜到头顶,等Tony认真去感受的时候又没有这种感觉了,虽然有疑问,但这也只好不了了之,毕竟是在别人的地盘上。

  “嗯,需要你的地方吗?”Tony很快将那种感觉就抛之脑后,转而思考他有什么事是需要Jarvis帮忙的,“这么说来,确实是有。不过对于山精灵先生你来说,应该……算是麻烦吧。”

  “能有多麻烦?”Jarvis歪了歪头不解地问道。

  “因为这要占用你大量的时间。”Tony挠了挠头,有些心虚的将视线从Jarvis身上挪开,“或者你也可以告诉我那些地方在哪里,我可以自己过去的。”

  “这当然可以,前提是Sir你要告诉我你想去什么地方?现在山没有什么事情需要我,我想我可以陪你几天。”

  “啊?”Tony没反应过来,刚刚还在心虚的他设想了各种Jarvis推拒的场景,结果就听到了这话,那在胸骨左侧第二肋骨下的器官不自觉的就加快了速度,一种之前从未有过的感觉在那里漫延开来,像一丛生命力顽强的野草迅速的生长,满满的占据了他的心。

  本来这个提议就是自己的私心,因为在山里身边有着一个山精灵,一切事情都会轻松很多,无论是遭到野兽的袭击,还是在山林里迷路,只要有山精灵在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所以为什么能在知道自己利用他的时候,还能答应的如此爽快?

  “毕竟这里已经很少有人来了,上一个还是二十年前。”说到这里Jarvis稍微的收敛了笑容,在好听的声音中,漂亮的蓝眼睛里无不透着黯然,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只失落的大型犬。

  看到这样的景象,Tony觉得自己的心被暴击了,就像狂风骤雨中的小船一样,他无法控制。理智和感情的小人在大脑里吵来吵去,然后Tony选择向美色妥协,瞬间就把刚刚升起的一点疑问给选择性遗忘。

  “既然山精灵先生你有空,那我就不推辞啦!”Tony笑着伸手在Jarvis肩上轻轻的拍了一下,就像好久不见的友人再次相遇后那样打着招呼,然后碎碎念的转身去收拾自己的营地。

  “Sir,你可以直接叫我Jarvis的。”Jarvis在Tony转身之后这样说道。

  “嗯……谢谢。”开始动手收拾的Tony听见Jarvis走过来的声音,眼睛一瞄就看见他在帮自己打包野营的东西,看了一会他就收回视线继续自己手上的动作。“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我应该认识Jarvis你,之前我们有在那里见过吗?”说这话时Tony并没有回头看去Jarvis,也就没有看见Jarvis突然抬起头,眼睛中装满了令人喘不过气来的占有欲,那双让人溺毙在其中的蓝眸此刻没了之前的温柔,就像是风平浪静的海面上骤起风暴,一瞬间水洗蓝的天空就被墨色的乌云所侵占,晕染成深沉的蓝那样。除此之外他的眼中还带着一丝高兴。

  Jarvis在高兴。他没有错,他真的存在,还来到了自己身边。

  “没有,Sir,我们之前从未见过。”Jarvis压下自己翻涌的思绪,尽量用同之前并无差距的声音回答Tony。

  “是吗?算了不想了。”Tony停下收拾的动作抬起头想了想,最后还是没有回头。

  “对了,Jarvis你山上最美的地方在那,能带我去看看吗。”

  “可以,Sir。”说着,Jarvis不动声色的侧过头,看了一眼藏在树后的Friday,确认她看见自己之后,就看向自己之前在遛的小狼崽子,又看向背对着自己收拾东西的Tony,眼神里的意思非常明显。

见状,Friday也不能在一边旁观下去了,只好任命的飞出藏身地,向躺在Jarvis脚边的狼崽子发出过来的信号,看着狼崽子抬起头望向自己并朝这边跑过时,Friday的心情十分复杂。不就是自己偷偷的他跟着过来吗,有必要连自己看八卦的权利都给剥夺吗!

  Friday在跟上去看八卦,还是不跟上去看八卦之间思考了一秒钟,然后向八卦妥协她选择了跟上去。

  ————

  两人整理好Tony的营地后,就由Jarvis在前面带路朝他所知道的最美的地方进发了。

  一个小时后,大概是早上七点的样子。在爬到半山腰的时候Jarvis突然停了下来,后面看着路并没有看人的Tony就撞上了前面人的后背,Tony察觉后就立马后退了一步,然后抬头看向停下来的山精灵。

  “Sir,要起雾了。”Jarvis转过身来对Tony非常笃定的说。

  “啊?”Tony不解其意思,“你不是山精灵吗?你应该可以控制这个,不是吗。”

  “我并不能控制这些,这些是山千万年一直以来的规则,很抱歉Sir。”Jarvis抿着唇一脸的低落,像一只失去主人看守而迷路回不了家的金毛,眼眸低垂,睫羽下那片纯粹的蓝色像是阴下来的天一样笼上了一层灰。

  “还有,等起了雾后面的路就会很难走……要我牵着你吗,Sir。”

  Jarvis伸出了手,他在等一个答案。

  看着眼前伸过来的手不知道为什么,Tony觉得自己要是把手放在其中的话,自己的世界就会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只是一时不知这变化是好是坏。

  Tony在心里几番纠结,理智和感性这两个小妖精又在互相撕逼,其实Tony是想拉小手来着,泡不到这位山精灵好歹拉上手了啊!但是这一次直觉占上风,Tony放弃了。

  金发的山精灵看着面前站着的人对自己摇了头,然后带着歉意的拒绝了,一瞬间Jarvis甚至以为自己脸上那名为温柔的面具有所破裂,让对方察觉到了什么。

  他的心跳不自觉的加快了速度。

  “我想我还没弱到这种地步!我能自己走。”

  没有发觉。得到答案的Jarvis又笑了,加速的心跳逐渐恢复到和之前并无两样的地步。

  “那好,记得跟上我,不要光看着脚下,偶尔也要看着前方才行。”
 
  “嗯。”

  ————

  虽然一开始Jarvis有告诫过Tony后面的雾会很大,但是Tony并没有想到会大成这样,简直就仿佛是这个世界除了你和这一片白茫茫的雾就没有任何东西了。

  现在因为这一场大雾而和Jarvis失散的Tony不得不慢下脚步,小心的摸索着前进,间或喊一声Jarvis,希望能够在雾中找到这位山精灵。

  而让Tony没有想到的是,从雾变浓后就失踪的这位山精灵一直都在他的身边跟着,现在正站在树枝上垂着眼眸看他,无喜无怒,在Tony面前一直温柔笑着的脸,此刻正冷的如同冬日里的雪。

  跟在他俩后面的Friday看见这雾起来的时候就觉得事情大条了,不禁伸手揉了揉眼睛,希望自己看见的一切都是她的错觉,等她睁开眼睛后看见并无变化的一切时心不禁沉了沉。

  这一场雾是Jarvis故意的。

  就算这个人类在怎么有趣,但他也只是个人类,他会有生老病死,寿命一到,这个世界上就再没有他,而山精灵不同,他与山同寿,而这一座山不出意外起码还有几百甚至几千年的寿命。一旦这个人类死了Friday都不敢想象Jarvis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她必须让Jarvis放这个人类离开,不然对Jarvis,亦或是对这个人类来说这都不是一个好选择。

  Friday感知着Jarvis的所在地,感觉到他离自己并不远后就朝着那处飞过去。

  “Jarvis!这个人类你不能把他留下来。”Friday在一看见Jarvis就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语气非常的坚决。

  “人类是个极其脆弱的种族,一点小病就能让他死去,他如果留在这里的时候生病了我们是没有办法治疗的,就算你把力量分给他你也要考虑,如果他的身体承受不起的话……我想这你是非常清楚的!”

  “放他离开,他又不是不会回来,再说了他不来你就不会去看他吗!”Friday一脸但铁不成钢,两个当事者还没有自己这个看八卦的清楚,果然是恋爱中的人智商都会下降吗。

  一直沉默的Jarvis看着Friday把所有的话都说完后,开口道:“谁说我是想把Tony留在这的。”

  “啊???”Friday被Jarvis的话说的一脸茫然,原来不是想把他留在这里吗?

  “让你平时少看点八卦你还不听。我只是想在他离开之前让他再多留一会,当然你说的我都有想过……”

  “噫!”Friday一脸没想到你是这种精灵。

  Jarvis抬起手拍了几下,雾气开始慢慢的散去,对Friday说道:“八卦看够了吗。”

  言下之意是看够了就赶紧走。

  “哼!”
 
  在雾散开之前Jarvis就已经站在Tony前面的不远处,装作一副刚找到他的样子,蓝眸中盛满了担心和后怕。

  可以的,这很影帝。看完全程的Friday实力冷漠脸。

  Jarvis陪着Tony看完自己这座山上所有他认为好看的地方,期间Friday实在是忍不住那辣眼睛的氛围,跑出去插在他们两个当中做电灯泡。

  不要以为你是山精灵我就没办法报复了。

  在送Tony离开的时候Jarvis送了他一盆植物,植物是自己山上长得,用的也是自己山里的土。

一旁Friday看Jarvis的眼神不由的微妙起来。

  ————
 
  Tony带着盆栽回了马里布别墅,找了个向阳的地方就放下了。他之前可是推了好多工作跑出去的,再不处理Pepper怕是要生撕了他。

  活动完身体后,Tony打开电脑随意的抽了一份文件看了起来,文件名为‘JERICHO’。

  同时一份惊喜也在到来。那盆被放在阳光下的盆栽旁突然出现了一个人,金发蓝眼,俨然是Tony在山里碰到的山精灵。

  除此之外,世界依然向着已经规划好的未来一步一步的,虽然缓慢却稳定如往昔的前进。

评论(1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