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2.0――――――
这儿此间,文渣一只,脑洞比开的坑多。
贾尼本命,死不出坑。
沉迷吸小麻雀,萨杰。
沉迷凹凸世界,雷安雷。
被丫头拉到嘉金!

【贾尼】《海人》


*脑洞来自 海女 这一职业。

*久违的更新!一发完,瞎写了些不知道什么东西。

 

  摘要:海人在海里与海面上唯一的联系就是腰上的一根绳索。

  今天的天气很好,很适合下海。

  托尼站在沙滩上,将一手置于额上遮挡太阳便于他观察海洋,另一只手则被海水打湿大半,举于空中感受风的方向和速度,然后他得到了这个结论,嘴角微翘,显然心情不错。头顶上阳光灼灼,视线所及之处皆是大片蓝色和一点点的浅金,他处于海天一色间,鼻间充斥着海洋的味道,风轻柔的拂过自已,远处盘旋的海鸟不时高飞然后猛地冲入海水中,过了一会就带着战利品出现在海面上,抖了抖身体上的水,鸣叫一声便振翅高飞,远去,直至模糊成蓝色天空上的一点白影。空中更多的海鸟盘旋于其上等待着机会,试图一击命中带走自己的战利品。

  如此安逸,如同暂时无人打扰的幻梦一般。

  远处,海水翻卷着浪花向站在岸上的人袭来,气势汹汹,却在到达之前逐渐将气势收敛止于他的脚下,脚背被清凉的海水温柔拂过,似乎在向他诉说今天的海洋有多么温和。

  半响,托尼动了。他向不远处自己的那艘小船走去,脚掌踩在被太阳晒的发烫的沙滩上,这与凉凉的脚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一手扶在船边,另一只则向船内摸索着下海用的装备,没多久摸索的手便触到了一个包,托尼把它拿了出来,包裹有点重,这让他拿出来时费了些力气。

  托尼是一名海人,顾名思义就是向海讨生活的人。海人一般都是挖一些贝壳和捉海胆等能赚钱的东西,但他没有,他在找一种金色的珍珠,灿烂的如同神明遗弃在海里的阳光,他已经找到了很多直觉却告诉他这远远不够,于是托尼只得一次又一次的潜入海中,深入那片蔚蓝。

  自己在试图带回什么。在海洋里救了他很多次的直觉再一次的告诉托尼。

  对此,他垂下睫羽遮住那双棕褐色的眼睛,掩住了所有的光芒。托尼深深吸了一口气拆开了因为稍重而被自己置于地上的包裹,将其中的装备穿戴于身上。说是装备却也没有多少,一副潜水镜,一个束口袋和一把匕首加上铲贝壳的工具,哦,还有脚蹼,脚蹼托尼并不会现在穿,那样太过于影响动作。包里还有其他一些东西不过托尼并不打算用,于是它们被重新收好扔进船内。

  准备完毕,托尼再一次的检查了工具和绳索,以确保自己在遇到危险时能返回船上。由于托尼并没有人可以来当自已的持绳人,他一切都只能靠自己判断。

  托尼走到船尾将套在木桩上的绳索解开扔进船内,然后慢慢的推动它。介于小船本就半处于海水中,托尼很快就让船驶入海中,他踩着水再推了一会就翻身上了船,开启马达让船驶向那片蔚蓝之中。

  虽说海人的工作区域是在近海,但托尼却比一般海人要更加远一些,与丰收相等的是危险。这是他的天性,热爱挑战和冒险。

  只消片刻,托尼平时下海工作的地方就到了,他看了看四周,发现并无明显的大型鱼类的痕迹,便伸手关闭马达。马达声一消失这片海域便安静了下来,声音被隔绝在海面之下,如果不借助机器,人们永远都不清楚海洋中有多么的嘈杂。

  托尼趴在船舷边拿出了自制的潜望镜,借着阳光观察水面下的世界,蔚蓝之下的世界。鱼群在海面下方汇聚,洄游,觅食,如同一曲华尔兹,在那之下是浅白的海底,珊瑚和各种生物盘踞在其上,海面是平静的,之下是隐藏着未知危险的。

  暂无危险。在船舷边借着自制的潜望镜观察了五分钟后,托尼得到了这个结论。

  托尼再一次认真的检查了绳索,以确保它并无任何破损或细微的断裂,因为对海人来说系于腰上的一根绳索是他们连接海面之上的唯一联系,也可以说是生命线,而有一位机敏的执绳人这是他们所希望的。托尼自己也有一位可以完全信任的执绳人,但他已经亡于这片蔚蓝,就在这。
 
  他曾一直逃避,一直到金珍珠的出现。这一片海域是没有产金珍珠的金唇贝,直觉告诉托尼那是贾维斯,他必须将他带回来。

  托尼弯腰将脚蹼穿好,然后一件一件的检查了身上的装备,无误后将腰上的绳索系好,扯了扯确定不会松便将潜望镜戴上吸足一口气,靠在船边望着澄蓝的天空仰面倒入海中,如同溺于蔚蓝。

  调节了一会不良反应后托尼转身向下潜去,他速度很快,如同入水的游鱼,不一会就到底了。双手触到浅白细腻的海底沙托尼将腰上挂着的小铲子取下来拿在手中,眼睛扫视着下方的沙地里是否有贝壳,还不时注意着四周。

    鱼群在不远处安逸的上下游动,散开又汇聚,跳着一只只有它们懂的舞,托尼用余光看见如此景象心稍微安定,暂无危险。

  因为托尼翻找贝壳的动作海底沙被扬起,在他面前如同一团团炸开的烟雾,片刻后又被流动的海水带着向后飘去,他在心里估算着时间把手上刚摸到的贝壳扔前束口袋里,同时转身向上游去。阳光透过海面落进来,在海里形成一道光柱,虽然照不到太深的地方但这也让托尼感到一丝安全,起码他还能确定海面上没变天,要知道这里的天气是说变就变,没一点稳定性,有可能上一秒还阳光满天,下一秒就乌云骤起。

  说是向海讨生活的人,却同时还是要天气的配合。
 
  “呼——”

  托尼冒出海面,长呼了一口气,手攀着船舷没等喘匀气就翻身上去,他是一个人下海,没人在船上为他警戒他可不敢拿生命开玩笑。托尼伸手取下潜水镜把打湿的额发向后撸去,解下腰间的束口袋打开,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在船板上,倒出的贝壳敲的船板一阵响,可见收获不错。

  看着那一堆贝壳托尼这才放松了身体,盘坐在船板上伸手将身侧的包裹取过来放好然后打开,里面是一套开壳取珠的工具,随手从中选了一个稍大的贝壳熟练的取出珍珠,不出意外的,那是一颗金色的珍珠。他知道,知道自己摸到的贝壳里都是金色的珍珠,也只会有金色的,不会有其他。这些大概就是最后的了,托尼看着船板上散落的贝壳想到,笑容不自觉的爬上嘴角而他在口中尝到了淡淡的咸味,视线有点模糊。大概是海水吧。

  终于……

   他的执绳人——贾维斯,他找回来了,不必让他一个人再睡在那片冰冷的蔚蓝之中。

   一直紧绷着的神经在此刻松懈下来,长时间没有入睡的大脑在叫嚣着,托尼打了个哈欠强打着精神看向尚且晴朗的天空,实在撑不住了手里攥着珍珠就沉入梦乡。


  托尼醒了,躺在床上望着熟悉的天花板,半响未能回转神来,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一个关于海洋的梦。“贾维斯?”他急需确定一下他的AI是否还在,刚睡醒的他心里着实不安。

  “Sir?你做恶梦了吗。”一如即往,低沉而又不失优雅的英伦腔在房内响起。

  得到回复的托尼干咳了一声,并未立即回答贾维斯的话,因为他也不确定这是否是恶梦,只是一种预感,具体的梦他也忘了,只是那片冰冷的蔚蓝让他心生寒意,下意识的抵触。

  “我很好,贾维斯。”于是他只得撒了个小谎来掩饰自己的不安。

  世界依旧不紧不慢的按着即定的路线推进。

评论(2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