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本命,死不出坑。
最近沉迷吸小麻雀,萨杰

作大死挖长篇坑中
坑多,产粮速度忽快忽慢,脑洞是星辰大海,坑永远填不完

【毗明】《杀戮游戏》

『errrrrr这个是好久之前就摸了的鱼,很久没有看看自己的初心了,回来撒把土』

『异次元杀阵AU,私设如山』

『occ属于我,人物属于他们彼此和HEHE』

『食用愉快』





『 序』

  这里是迷宫,这里是一场以杀戮来取悦‘女神’的迷宫游戏。

  在里面互相撕杀的小白鼠是被‘女神’选中的臣民,且每一场游戏从开始起就注定上百人死,一人活。

  在杀戮面前只有收起良知和软弱,因为一切都只为活下去。

  没人会救你,只有自己救自己。




  『第一场』错误的路通向死亡

  赵公明皱着眉看向离自已不远的一木牌上的那像恶作剧般用红颜料写着的字,抿唇思考了一下后便看向四周,除去以自己为中心的半米以内清楚可见以外都是浓浓白雾。赵公明莫名的觉得很熟悉好像这个地方他来过无数次,在这重复过无数次的死亡一样。

  真是个让人心不安的噩梦,还是赶快醒来的好。

  赵公明掐了掐自己的手,虽然痛的不要不要的,但他却没有离开这个鬼地方,一丝也没有离开,这不是梦?!他忽然意识到了这一点。

  一阵风刮过,冷的赵公明迟疑了下后便伸手将自已身上那宽大又露肩的红袍拢紧了些,双手互相来回的搓着希望可以给自己带来一点点的温暖,这一阵风倒是让赵公明稍稍冷静了一下。

  『可别陷入了死循环的噩梦,这样可回不去了。
                                             ―来自‘女神’真诚的祝福』

  身前的木牌子被风吹的嘎吱嘎吱的响,像是小孩子故意掐住脖子发出的那种细碎而诡异的笑声,那木牌子被虫蛀的让人觉得好像下一秒就要倒下去一样,但那上面的字让赵公明看的心底一凉。一个想法在脑海里一晃而过,快的让他抓不住,却直觉的感到与这话和这里有关。

  “嘶啊——”正在思考着,从左肩突然袭来一阵钻心的剧痛让赵公明直接跪倒在草地上,骨节分明的手因剧痛就用力的扣在了地上,扣的都可看见草下红黑色的泥土。

  赵公明咬着牙重重的喘气,金眸因为疼痛有些神采涣散,无意识的伸着右手攀在左肩上那个刺痛的地方,想要破坏掉它,要赎罪……

  赎什么罪?赎谁的罪?赵公明一概不知。

  但是右手却只是攀在那里却诡异的没有任何动作,明明就快坚持不住了,却又咬牙着硬抗。也不知过了多久,在疼痛消失意识回笼的那一刹,一直坚持着的人向后倒在了草地上陷入了昏迷。

  周围半米的浓雾聚拢又散开,像是人在呼吸一样。这地方连虫鸣鸟叫都没有,安静的让人心慌,这里唯一的活物恐怕就只有昏迷在草地上的赵公明了。

  一时间就连风也没再刮过来,白雾也不再聚拢,这一切就仿佛按下了暂停键一样。

  ————

  赵公明的醒来是因为肚子饿了,饿到胃部都有灼烧感,身体开始抗议,才不得不从昏迷中醒过来。

  醒过来后,赵公明并没有立刻起身而是继续的躺在草地上,伸手用手背遮着眼睛,嘴角上扬扯出一个十分怪异的笑容,说他是在笑还不如是在压抑什么。

  “毗湿奴吗?”

  起身后赵公明弯腰将衣服上沾着的草屑灰尘拍干净,低声的这个名字反复的念了几遍。
 
  “……不过,目前最重要的还是找到定海神珠离开这里啊。”虽然记忆中是自已亲手将它们扔掉的,然而还是有些不太对劲,到底是那里呢?赵公明皱眉思索,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叩击着手臂。

  虚假的……啊。

  从脑海里突然冒上来一句语焉不详的话,思虑半响并没有任何解释赵公明就只得放弃了,不过那句话他还是记下来了。

  赵公明围着那块木牌转了几圈,除了知道木牌正反面的提示语各有不同之外就没有更多的有关这个地方的收获了,同时在他察看木牌时周围的浓雾逐渐的散去了,正对木牌背面的方向有一扇门显现了出来。

  这么明显的陷阱,赵公明挑眉望着那扇才显现出来的门,觉得他的智商被人给看轻了,“谁会去?”话音刚落下一会,木牌四周除去已经出现的一扇门,就又出现了三扇门,门上都挂着提示牌。

  赵公明轻轻的哦了一声,就随便选了一扇门走了过去。

  『这里是‘女神’的游戏场,来到这里的诸位就请你努力的活下去吧,一切为了回去。

  游戏规则:请玩家在门后世界里生存48小时然后前往世界出口即视为完成游戏,反之没活过48小时或没能到出口即视为失败,则死亡。

  回到安全区时无论重伤濒死,还是怎么的都会回复到最好,在安全区只能休息上三天,可别想偷懒哦~

  是想问我怎么才能够回去吗?活下去就能回去,外加一个什么能够实现的愿望哦~

  对了,忘说了,每存活过一个世界属于你们本身的力量就回归一部分,同时下一个世界的生存难度也会上升。

  好了,开始游戏吧!去迎向那盛大的死亡吧!』

  『另注:第一个世界只是新手教程,难度不大,于之相对的第二个世界的难度将会翻上一倍』

门上挂着的提示牌让赵公明看的眉头直皱,又来了……这该死的熟悉感。他将手搭在门把上停顿了一会,然后弯腰在地上拾起一把小石子,对于未知的一切还是小心点的好,这么想着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于此同时,陷在这个迷宫里的那些人也都开始了他们不知道第多少次的游戏,像一只又一只被赶进迷宫的小白鼠,在迷宫中试探着一切。

  ————

  “呵呵……”

  隐在幕后的那人轻轻的笑了一声,无声的说了一句,“游戏就这么开始吧,拼命的去抓住那个所谓的希望吧!”

评论
热度(4)

© 此间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