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本命,死不出坑。
最近沉迷吸小麻雀,萨杰

作大死挖长篇坑中
坑多,产粮速度忽快忽慢,脑洞是星辰大海,坑永远填不完

【萨杰】《吐花症》[四]

-日更1/1完成

-花语忘记说了,黑色曼陀罗是无间的爱和复仇。

前文要提:萨拉查同巴博萨达成了交易,可两人都有反悔之心。




[四]

  受于魔鬼三角洲的诅咒,萨拉查一行并不能上岸。在追这只借着鲨鱼从他剑下逃脱的小麻雀时,有一位活死人船员没有注意到海水的倒退,在踩无水的沙滩那一刻,他化做了一篷黑烟,在阳光下消弥。这是诅咒给他们唯一的禁忌——不可上岸,属于海洋的亡灵离开海洋踏上无水的陆地,就只有死亡在等着他们。
 
  此刻,萨拉查同瘫坐在沙滩上的杰克之间只有不足一米的间隔,可这间隔却如同天埑一般,不可逾越。

  手里的佩剑被海上屠夫插在沙滩上,他试图抑制左胸腔下三寸那颗不会再跳动的心脏,那里正涨的他生疼,虽然说死人已经不需要呼吸也感觉不到窒息,萨拉查却觉得心脏像是被荆棘缠绕着,令人窒息,有什么东西不在他的掌握之中。

“杰克.斯派洛,你欠我的马上就该还了。”他歪着头告诉海盗这个消息,每次都是遇见有关杰克的事他才如此激动,喉咙里有堵塞感,花正迫不及待的要出来。

  萨拉查近乎是贪婪的看着那站在沙滩上混身湿漉漉的海盗,较之四十年前的年轻海盗,时间在他身上留下了太多的痕迹,身形较之从前的单薄己是十分匀称,那是他征服海洋的痕迹。麦色的胸膛上附着少许白色的沙粒,在没有被衣服遮住的胸口上有着些细碎的伤痕,有新有旧,海水从棕金的辫子上流下,透过衣襟隐隐约约的可以窥见那只老麻雀藏着的春色,海盗的发间就如同一只鸟巢你永远也不知道那里面藏着什么,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虽依然有着初见的狡黠却掺了许多其他东西,如圆滑、算计,就像现在在知道他上不了岸后,那眼睛里像是燃起了火,带着脱险的高兴和幸灾乐祸。

  “不不不,不必算的那么清楚。”杰克嘴角扬起他那招牌式的坏笑,在听见身后卡琳娜尖叫着跑走亨利也跟上去的声响后,那笑容有点僵,他快速的回过头去确认他们进入丛林的位置,“我这会没空闲聊。”

  “我的地图刚刚跑走了。”说着杰克冲人讪笑了一下转过身准备跑走,而后他就听见西班牙人的回话,让杰克忍不住回头看他一眼。

  “那我就在这里等着你。”

  萨拉查随着浪潮前进了几步,喉结上下滚动着,在察觉到花快要吐出来时伸手捂住嘴咳嗽几声,他并没有看手里的曼陀罗花直接就收拢手指,将花碾碎,眼睛直直的看着海盗。

  那个海盗就像一瓶朗姆酒在时间沉淀下,愈发的诱人。

  “你等着我干什么?”

  显然这个回答有些出乎杰克的意料,难缠的人他不是没见过,这么难缠的就少有了。

  “他等着我干什么?”萨拉查的行为让杰克忍不住小声吐槽了一句,他小跑着离开了沙滩,那背影可谓是落荒而逃。

  萨拉查上不了岸,可巴博萨能,然而上了岸的海盗自然是不会听海军的话。海上屠夫也知道那些海盗去了岸上他就管不到了,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海神波塞冬之墓位于海底基本没人可以到达那里,杰克一行可能是第一位造访此处的人,紧随其后的就是占据了亨利身体的萨拉查。

  当萨拉查拿着海神三叉戟溜麻雀时,他就错过了杀他的最佳机会,三叉戟被脱离附身的亨利一刀劈碎,一阵无形的海浪从那三叉戟碎片上浮现,将在场的所有人震倒在地,海上的所有诅咒随着神器的毁坏都消失了。

  例如被魔鬼三角洲诅咒的萨拉查一行又变回了人类。

评论(4)
热度(54)

© 此间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