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2.0――――――
这儿此间,文渣一只,脑洞比开的坑多。
贾尼本命,死不出坑。
沉迷吸小麻雀,萨杰。
沉迷凹凸世界,雷安雷。
被丫头拉到嘉金!

【毗明】《杀戮游戏》

『第二场』森宇秘境

  静谧的。

  嘈杂的。

  充满危险的。

  充满生机的。

  这里是森宇秘境,这里无时无刻都在上演着生和死这两种规则,如螳螂捕蝉一般,在螳螂后面谁知道是不是还有一只黄雀,在这里只有直至死去才敢真正的将一直提着的心放下。

  高耸入云的古树俯视着这一片调和了各种绿色的森林,看着它一直漫延到人眼看不见的地方。这片密林之广,之大都是不可猜测的,其危险程度呈更直线上升。

  谁知道在那充满生机的翠绿色下埋了多少森森的白骨?谁又想知道呢。

  ————

  赵公明的运气还真不是一点的背,这一点非常具体的体现在了他所选的那一扇门之上。

  他踏在银白色的通道之上时,金石相击的声音从脚下传出,通道内响起咔咔咔的机械齿轮转动的声音,不一会儿后就又停了,不知道是触到了什么机关。赵公明从声音传出的时候就没再动过了,他想了一下后将手中握着的小石子扔了出去,结果等到石子落地都没有任何的攻击来阻拦它。

  看到这样的场景赵公明倒也没立刻的放下戒心,越是平静就越是危险,在未真正确定安全的时候都不能放下警惕。

  于是赵公明就又等了一会也没见着有任何的攻击,这到也不是赵公明没有耐心,而是他现在根本不能浪费一点时间,他得去找到他记忆里的那个所谓的仇人,然后……让他死在这里,哪怕他也会折在这。

  赵公明看向通道尽头的那个散发着白光的出口,打量了一圈这不宽的通道,计算着能在这里致人于死地的暗器有多少,然后根据已知的消息开始排除。他打算冲过去,哪怕现在他和个普通人差不多,哪怕他现在并没有定海神珠。

  他不会死在这里的。

  几乎是毫无理由的预感,却让赵公明深信不疑,他不会死在这里。

  下一秒他就冲了出去,快的像一阵风,身后不断的传来唰唰唰的像下雨了一样的声音,许多的箭矢因为慢一步而钉在了赵公明的身后,也有一些箭矢擦着他的身体钉在通道地板上,白色的尾羽一颤一颤的,可见力道之大。

  眼看着快到尽头了,正在奔跑着的赵公明金眸猛的一缩,快速的侧了身体伸手向半空中抓去,抓在半空中的手却是受了伤,血液一下子就染红了被抓在手里的箭矢。

  然而只是停顿了片刻身后的箭矢就追了上来,好在这条通道并不怎么长,不一会赵公明就窜了出去,出了通道好一阵后赵公明才缓过劲来,有些想不太明白,他在进入通道后将手里的小石子扔进去试探过,明明没引起任何的反应,反到是他走进不久就遭到了攻击。

  赵公明看了看手上的透明泛光的箭矢,心里莫名的一紧,这么繁复的追踪法阵复刻用在这么小的东西上,让人一时间摸不清楚这幕后之人是谁,虽然这里从一开始就有说是‘女神’把他弄到这来的,但赵公明不信,女神是不会这样的,所以这个‘女神’到底是谁。

  带着问题,赵公明将手里那只有平常箭矢一半长的追踪箭矢收了起来,在这个未知的世界有了个武器傍身,总好过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有的好。

  赵公明将那箭矢收了起来后,一边给自己受伤的手粗糙的止了血,一边开始打量起四周来,然而一眼望过去却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这也是让他一愣,显然这是意料之外的,鼻间却满是树木的清香,闻到来自独属于森林的味道赵公明反而更加紧张了。

  刚从通道里出来一瞬间不适应黑暗,自然是什么都看不清楚,想通这一点后赵公明直接就将眼睛闭上了,等着眼睛也适应了黑暗后,赵公明就开始打量现在他所处的地方,看上去是在一个树洞之中,树洞十分之大差不多有一个房间的样子,树洞口则在赵公明头顶的斜上方,之前洞口被树叶遮着再加上这里好像是天黑的原因,他一时间也没能找到。

  望着斜上方的树洞口赵公明有些发难,要是平常他早就能出去,那像现在还在磨蹭,定海神珠虽然找回了一颗但是力量被封,他现在就和普通人差不多,手里唯一的武器还是一只箭矢,怎么出去……

  而且他好饿。

  赵公明已经有很久没有体会到那种什么都做不了的无力感了,因为要在战争中护住道道尔学院那么他就要丢弃很多东西。弱小的他已经被丢在了过去,但是‘他’还是找到他了,在失去她们的时候。

  在那场大雨中,‘他’趴在他的背上嘻嘻嘻的笑,笑着笑着就又哭了,他还是太弱了,他护住了道道尔却护不住整天跟在他身后的那三个丫头。

  赵公明啧了一声就将发散的思绪尽数收敛,于其在这里感春伤秋的还不如早点找到毗湿奴将他送入轮回。

  他走到树洞的下方伸手敲了敲,掂了掂另一只手里握着的箭矢,想了一下就半蹲下身子拿着箭矢一下一下的开挖,尽量的忽略掉自己饥饿感。

  ——————

  此世界生存时间剩余:47小时10分钟

  各世界生存的人剩余:297

  ——————

  半空中的光屏闪了闪,莹蓝色的光照映在这一圈人的脸上,却又都看不清脸,只看得见了轮廓。

  “有人被开门杀了啊,死的还真是快。”说话的那人漫不经心的摇了摇手里的杯子,盯着杯子里那如血的酒液打了个哈欠,颇为无聊的样子,“好像那些人里有撒旦您的人啊。”

  被称为撒旦的那人抬头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从座位上站起身来走了出去,一点紫色被黑暗淹没。

  撒旦走后旁边的人叽叽喳喳的说开了。

  “你们说这次游戏那方会率先淘汰干净?”

  “会是东神吗?毕竟他们那边只出了四人。”

  “人数的多少这可不是衡量淘汰率的准则,没见着每次游戏东神那边都是最后才死的吗!上次还差点赢了呢。”

  “那也是差点,上次游戏东神还不是在最后被人给翻盘了。”

  “……卧槽你还揭我伤疤!!上次我把全家身当拿去压东神赢,结果输的差点连裤衩都没了qaq”

评论
热度(1)